-

骚乱的式

  骚乱的式

  作者:烈烈风中

 

  1.住外

 

  1.住外

  曾佳灵,刚过20岁生日,经父母的同意,独自一人搬到外头去住了。

  正值夏日,酷热难耐,丝薄的白色衬衫在细汗的浸润下渐渐透明起来,里头的黑色蕾丝胸罩显现得愈加明显了。下身穿著浅蓝泛白的牛仔热裤,两条纤细笔直修长的美腿一步一步向前,那圆翘的丰臀也随之摇曳扭动。「啊!是这里了,总算可以落脚了」曾佳灵把纤手上的大包小包搁地,还有一个拖著的大箱子。

  (这该怎麽那到楼上去呢?我租的是在8楼诶,而且这里没有看到电梯,最好有好心人可以帮下忙。)心里嘀咕著。

  (呵!好骚的屁股)一个壮硕的男人在住房对面的汽修店里望过去,心里暗暗想著。他整整凌乱粗硬的头发,随便抹了抹脸上的汗,就著光裸的上身,往对面走过去。

  「小姐,你是要到上面去吗?」他把自己最绅士的一面表现出来,谁也不知道他可以有多粗俗。

  「俄?哦,是的,可是这些东西好重,我住8层,不好拿……」佳灵困惑为难的说著,眼睛随意瞥了下面前的男人,(真是好强壮啊!完美的胸肌,有力的二头肌,还有六块腹肌)眼睛不由自主地往下瞧,看到男人旧得泛黄的牛仔裤软软的,上面沾著不少的油渍和脏污,胯下那个地方被什麽东西顶出很明显的一块,有点鼓鼓的,(啊!!是那个东西)意识到自己想到那个地方,心脏跳得厉害,有些面红耳赤了。

  看著眼前这个女人,总算看清长什麽样了,一头黑亮的长发被主人仔细绾起梳好,脸蛋漂亮精致,皮肤白皙光洁,没有涂脂抹粉,相当干净清爽,一双凤眼精神清澈,但是可以看出散发的妩媚,如果不看她足有36D的双乳,差点会以为她是个单纯的女孩,她分明是个人人愈插之而後快的荡妇!

  (哦,看到她的骚样,我还能放她一马,我他妈就有阳痿!)男人仔细打量眼前的女人。

  「小姐!小姐」

  「啊?你刚刚说什麽?」佳灵瞧著这个强壮的男人,被他散发的男性汗味深深迷惑,看著男人随呼吸起伏的完美肌肉,已经起了前所未有的性欲。

  「我说我正好要去楼上,而且很巧也是8楼,我想我可以帮你拿上去」(似乎这个女人对自己很有兴趣呢,要好好诱惑她,把她搞上手。只要她吃过一回,保准她离不开自己,看我怎麽把你调教成最淫贱的荡妇JI女!)

  「那真是太好了!那麻烦你了」佳灵高兴地说。暂时忘却男人的肉体,轻松了下来。

  (总算可以安定地住下了。)

  男人很有力量的迅速搬完东西,也稍稍帮忙打扫了一下。

  「那个,多亏有你,我才能这麽快的整理好东西,我本来认为会忙个半天的呢。现在才3点多而已。那个请问……」

  「你叫什麽名字……」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。

  「呵呵……」大家都笑了出来。

  「我先说好了,我叫严明,大家都叫我阿明,你也可以这样叫我,我们以後就是邻居了。」

  还是头一次与女人聊的这样轻松,根本自己没有什麽女性朋友,有的都是炮友,大家爽完就走,不过通常是只有自己潇洒,那些个女人无一不例外的爱著我的重型大炮,自己深受电话性骚扰的迫害,所以基本每两星期都得迫於无奈地更换电话,所以自己也换了不少地方,现在总算安定下来,自己也不会傻的用自己电话联系那些JI女了,都是找公共电话打,并且在廉价宾馆搞上一整夜也就完了。

  说起操B,好久没有爽过瘾了,那些女人都是骚货,人人插,不干净,自己每次都要带套,而且B又黑又宽,长相也一般,纯粹就是干炮用的,还不耐操,操个3个锺头就哭爹喊娘,事後却都说以後免费让我操,烦都烦死了,哪能真正爽到。

  「我叫曾佳灵,以前都住在家里,是本地的,家离这有些距离,还是头一回住在外面,但是爸妈很支持我出来住,说这样他们就可以专心……额?我似乎有些自说自话,你不会觉得我罗嗦吧?」

  「不会,那我以後叫你小灵吧,看你顶多19岁呢,我都27了」极力装善良大哥哥的样子。

  (哦,我只想叫你小骚B,最好能天天这样叫,天天操得你不想下床才好!)

  「我昨天过了20岁生日了,你也大不了我几岁,我叫你阿明哥吧!」心了有些莫名的生气,好像阿明哥不该说自己才19岁。想著越把自己的胸脯挺得高高的,似是证明自己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了,而且事实上自己确实是的。

  在之前念大专的时候就把自己给了初恋的前男友,以为他是个只知念书的小书呆子。初夜的时候,他把自己那根丑陋的阳具掏出来,那麽小,比爸爸的小上1倍不止,他粗鲁的挺进来,试了3、4次才戳破了我的处女膜,那样疼,没有任何快感,2分锺左右就射精了。此後,我对他慢慢疏离,没有说任何理由,我们就这样结束了。前不久还在一次同学聚会上碰到,我看到他旁边有一个打扮很时尚的女人,浓妆豔抹,大约35岁的样子,挽著他的手,挺强势的。他看到我很尴尬。那女人看到我,脸色很不友善,半句话没说,两人就匆匆离席回去了。

  「我先回去工作了,就在楼对面的汽修店里,你有什麽事可以随时找我,这是我的电话XXXXXX」说完就匆匆走了。

  看著那高大的背影,佳灵心砰砰直跳。

  (这才是自己向往的理想对象,那样魁梧强悍,才不像以前的那个软柿子,那麽没用呢。)

  (先洗个澡好了,洗掉疲劳,好好开始新的生活!)

  步入浴室,(恩,挺干净的,似乎房东在爸妈的唠叨下有简单打扫房子。)

  随手拧开水龙头,(恩?怎麽没有水啊?可是洗手池和厨房间都有水的啊!今天周休,看来只好明天再叫人维修下了。)

  (看来先熬一下,脏一点咯。先把没有的东西添置好。)

  *************

  很多哦,码字是有点吃力,如果觉得好请投上一票,如果觉得不好欢迎指正,大家多多捧场,多多发言哦……

 

  2.餐後

 

  忙碌到晚上5点,总算把该准备的准备好了,衣柜都整理好。

  现在在厨房忙著做菜,说到做菜,佳灵最拿手了。切切弄弄,看著餐桌上一盆盆色香味形具佳的菜肴,佳灵感到十分满足。

  (呀,一不小心煮了三人份呢,怎麽办?)由於以前在家,一有空,佳灵就亲自下厨,连家里的保姆都说她煮得很好吃又有家的浓浓的温馨的味道,谁都比不上。

  想想,脸突得发烫,心里有个声音渐渐大了起来,(还不承认,你买那麽多菜,自己又一个人住,不是煮给阿明哥吃是煮给谁吃!)不过转念一想,心里又沮丧难过了,(阿明哥人好、温柔体贴又强壮,哪个女孩儿不喜欢,也许有女朋友了,也许已经结婚了都说不定……)

  严明看著隔壁门虚掩著,明亮的灯光透出屋子,想到是那个刚搬过来的女孩,心动地就要闯进去。没想明白,自己手和身子便先一步推撞开门,有些许不稳地转过身来,看到傻傻站在桌前的佳灵。

  刚和朋友出去喝了几口酒,有些醉,但是还是很清醒的。那些酒肉朋友都出去嫖了,非拉上自己,才6点就急著去,实在无奈就陪著喝了些烧酒,後劲有些大,自己也不大擅长喝酒,空腹喝就更易醉了。心心念念著那个认识不到3小时的灵妹妹,没有性致嫖,借口有事回来了。确实是有事,自己想嫖、想操的是我的灵妹妹。

  看著热腾腾的饭菜在桌上摆得整整齐齐,想著似乎好久没有这样的一幕发生了,以前在家里,父母都是农民,草草地煮些饭菜,吃饭就是纯粹填饱肚子,幸好自己是粗人一个,一点不挑,现在看著这样美丽精致的菜色,口水瞬时积聚,吞个不停,自己在外面光喝了几杯酒,现在正饿得可以吃下半头牛了!

  「恩,好香啊!灵妹妹都烧了些什麽菜啊?」严明不知道为什麽心情顿时轻松愉悦起来。自行脱掉球鞋,脚步略微不稳地走近佳灵。

  (恩,是阿明哥!他叫我什麽?真是好羞啊。从没有人这样亲昵地称呼我!)

  「哦,我烧了一些家常菜,有糖醋小排,虾仁炒蛋,麻辣豆腐,烫青菜,还有香菇鸡汤。」

  「恩,我还没有吃呢,可以在这里吃吗?」不忘维持有礼的态度。

  「可以啊!我想感谢你下午的帮忙,希望你喜欢这些菜!」太好了,他还没有吃,不好的心情霎时烟消云散。

  给阿明哥连盛了三大碗饭,自己只吃一碗,为他夹菜,佳灵看著他吃得有些忘我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感。

  本以为吃不掉的菜在阿明哥的狼吃下,真的没有剩下!

  吃完了这一顿,严明的酒也醒了,对他来说,这是他有生以来吃得最舒畅的一次。这更坚定了他非把曾佳灵占为己有不可的决心。势必要使她沦为自己的专有玩具,让她沈沦欲海,片刻离不开自己!

  欣赏著佳灵美好的背影、妖娆的身段,严明不知不觉站起身,轻轻的缓缓的靠近,俗话说饱暖思淫欲,他下身起了反应,呼之欲出,想要好好展现男性雄风。

  佳灵收拾好桌上的碗碟,利落的在厨房清洗。「阿明哥,要喝点茶吗?」细细甜甜的温柔嗓音飘出,佳灵随之转身,手上带著手套,拿著满是泡沫的盘子在胸前。

  没有料想到严明已经站在她身後,他对著佳灵的头顶,贪婪地呼吸著佳灵柔亮青丝散发的清新香气。

  「啊!」「恩!」两人对没有预想到的状况发出轻呼,现在是两人衣服胸口和接近腹部的地方都被泡沫、水和一些油污染上一片。

  「呀!阿明哥,真对不起!把你弄脏了。」

  「你怎麽没有围围裙,这样很容易弄脏的!」严明皱了皱眉,看著女人胸口沾湿後丝薄的布料贴著身体,把里头黑色的胸罩印了出来,明显的看到她没有被胸罩包裹住的乳肉,在湿了的布下那隐约的肉色,使得严明勃起的性器更嚣张起来了。

  (骚B啊!感情非把我折磨到喷鼻血你才能收敛点,你真是无时无刻不想尽办法刺激我,诱惑我!这麽缺男人,这麽急著发骚啊!)这样想著,严明克制不了,挺起又硬又大的性器,故意撞著女人柔软的腹部。

  (啊!呀……怎麽好硬的大东西在撞我啊!身体有点骚起来了,乳房都胀了呀!阿明哥是在玩弄我的身体吗?)

  佳灵抓住一丝理智,身体退後了些,有些尴尬地对严明说:「那个……我想说什麽?哦,实在不好意思,阿明哥你可以把上衣脱下来我帮你清洗……」